<address id="9n9zt"><address id="9n9zt"><listing id="9n9zt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<listing id="9n9zt"><listing id="9n9zt"><menuitem id="9n9zt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<form id="9n9zt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9n9zt"><nobr id="9n9zt"><meter id="9n9z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9n9zt"><listing id="9n9zt"><menuitem id="9n9zt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9n9zt">

        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-> 專家學者 -> 專家論點
          陳文玲:白皮書揭示美國三次出爾反爾,中美經貿磋商受挫責任完全在美方
          時間:2019年06月06日????作者:陳文玲

          來源:中國網   時間:2019-06-05

        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2日發布《關于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》白皮書,全面介紹中美經貿磋商基本情況,闡明中國對中美經貿磋商的政策立場。對此,《中國訪談》再次邀請到了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,請她談談自己的看法。

          說明: http://images8.m.china.com.cn/mchina/img50/2019_06_05/19/1fb5ea3273d899a7bccfe98ab9f25884d44b1b25cd133203_600_9999.jpg

          著名經濟學家、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接受中國網《中國訪談》專訪

          中國網:陳老師,您好!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2日發布《關于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》白皮書。中國為什么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發布白皮書?

          陳文玲:我覺得這個時間點有著特殊的意義。首先是第十一輪(中美經貿)談判受阻,要讓世界了解到底為什么受阻,責任到底在哪一方。第二,G20峰會馬上就要召開。在G20召開之前,需要表明中國政府的態度,要向美國政府和特朗普總統表明清晰的中國立場,以及中國對這些問題的底線。中國要告訴美國政府,在中美貿易磋商中我們最大的原則是什么。

          第三,美國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,也不顧美國國內的生產者、消費者的反對,現在對中國揮舞的“關稅大棒”還是不肯放下,還繼續瘋狂地對中國進行極限施壓。在這種極限施壓的情況下,又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%的高關稅。6月17號,美國將啟動對325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高額關稅的調查。如果對剩下325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調查結束,再加征(關稅)的話,相當于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所有商品加征高額關稅。

          中國在6月1號提出了反制措施。我們的反制措施是對它600億美元商品(加征關稅)。部分商品提高加征關稅的稅率,最高達到25%。有一部分保持在5%,有一部分達到15%-20%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實際上貿易摩擦并沒有減弱,而是在升級。因為美國在升級,中國不得不反制,中國是不得已而為之。

          本來中國是想通過談判解決問題,但是一年談下來,美國幾次出爾反爾,變本加厲。現在又拿出極限施壓(的手段),想把中國壓服。中國在這樣的情況下,發布了中國政府白皮書,也是要警告美國,你一意孤行,繼續下去,是沒有出路的。你也達不到目的,美國也不會再次偉大,只能是顯得更加渺小。

          中國網:根據白皮書,美方在中美經貿磋商過程中三次出爾反爾、不講誠信,中美經貿磋商嚴重受挫,主要責任在于美國政府。您如何看待美方在中美經貿磋商當中的表現?

          陳文玲:我認為,不是光我一個人,世界上主要國家,還有世界上很多企業,包括美國企業,也包括很多的經濟學家,很多政治家、政要,發出的聲音都是一致的。5月31號在韓國的濟州論壇上,我參加的分論壇就是有關中美問題的討論。在整個討論過程中,我覺得大家都是有共識的,包括美國自己的經濟學家,都認為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是站不住腳的,是沒有道理的,而且責任是在美國一方。

          我們的白皮書非常清楚地說明了,這三次出爾反爾是美國在什么時間點上出爾反爾,是怎么出爾反爾的。這個事實原來大家都是清楚的,但是現在我們把美國出爾反爾的事實再一次梳理了出來。在整個貿易談判中,特別是對中國的貿易談判中,美國作為大國的信用損耗,大國的威信下降,展示地非常充分。

          比如說第一次,(2018年)2月初,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制裁。3月份我們開始貿易談判,達成的協議很快就被美國推翻。在承諾不相互加征關稅的共同聲明發布了以后,美國很快推翻。5月19號,雙方達成共識,相互不再加征高額關稅。5月29號,美國又一次推翻,繼續加征高額關稅,果斷出臺了對價值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高額關稅的稅目清單。我們當時也是進行了同等力度、同等規模的反制。在5月30號,我們公布了反制清單。這是美國第二次出爾反爾。

          第三次,在第十輪、第十一輪談判之間,也就是要達成最終文本,在多數磋商已經完成(的時候),美國再次出爾反爾。而中國政府拿出了極大的誠意,在很多問題上,也可以說是對美國的一些訴求,是有所讓步,也有所妥協的。而這種妥協和讓步,中國是有原則的。比如說,符合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方向,符合中國要解決我們的結構性問題這樣的基本訴求,中國是可以接受的。中國也連續推出了很多深化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。其實有很多東西并不是在談判里邊的內容。也就是說,不是你美國要求我這樣做的,是根據中國未來發展的藍圖,未來要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,我必須要走這樣的道路。

          因此,在兩者契合的情況下,就是我的基本訴求和你對我的核心訴求是一致的情況下,這兩個國家是可以達成協議的。有一些是討價還價,是相互磋商的。有一些是我們的底線,是不能讓步的。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,我覺得美國太著急了,美國太急于達成協議,而且急于達成不平等協議,急于達成基于美國利益至上的協議。美國在三個節點上出爾反爾,三次大的出爾反爾,達成共識后馬上推翻,這個責任完全在美方。

          中國的誠意被美方看作是軟弱,中方的退讓、妥協被美國看作可以再擠出油水的海綿,中國的大度被美方認為是中國對美方的恐懼,美方的判斷完全錯誤。因為美方在對中國的大思路上已經錯了,對中國進行戰略轉向,從貿易上、在制造業、高科技、金融、教育,甚至是智庫人員的交流交往等方面,開始全面地封殺。美國的戰略轉向就基于它對中國錯誤的判斷。這次在濟州論壇,美國彼得森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就說,實際上美國現在的錯誤行動,是基于它錯誤的世界觀。我覺得,它不僅基于它的世界觀,而且基于它對整個國際形勢的誤判,對中國發展的誤判,對中國反制能力的誤判,對中國堅持原則、絕不在原則問題上退讓的這種勇氣的誤判,也是對中國人民意愿和中國未來發展、現在與美國抗衡能力的誤判。

          美國認為世界的規則就是美國的規則,貿易關稅想給誰加就給誰加,把關稅當成了一個經濟武器,當成了它和其他國家博弈或者是對其他國家遏制、封殺的一個經濟武器。但是這個武器現在已經很不好使了。因為過去傳統的貿易形式,是在一個國家完成全部制造的過程。現在是全球形成了產業鏈、供應鏈、服務鏈、價值鏈,整個經濟分工和交易越來越密切,相互交叉、交融越來越多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是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一毀俱毀。所以你看到,現在美國對中國加征的高額關稅,按照IMF(國際貨幣基金組織)的最新研究結果,還有美國自己很多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,加征的高額關稅最終將由美國的進口商承擔。而美國的進口商又會向制造商、市場、消費者轉移。所以可以說美國現在的這種出爾反爾,欲速則不達,也是叫欲蓋彌彰。

          美國想達到打壓中國的目的,想給中國加征高額關稅,把中國的企業摧跨,結果最后沒想到搬起石頭真的砸了自己的腳。而且自己的腳還砸得挺疼。再這樣下去,可能就不是腳被砸得疼的問題,就可能骨折了,甚至站不起來都有可能。

          5月份以來,美國的經濟也是下行的,包括經濟增長是下行,跟相關國家的貿易在下行,零售市場銷售額在下行,美元、美債在全世界的認可度也在下降。所以有很多機構預測,美國在2019年到2020年會爆發一次金融危機,甚至有人認為會爆發經濟危機。

          所以美國是咎由自取,它用美國國內的法律和規則來替代國際規則,完全不顧國際貿易規則,貿易的基本原理,非常任意隨性地用傳統的貿易方式、貿易理論和貿易制裁的方式來解決現代的問題,來解決互聯網時代下智能化,而且全產業鏈在全球形成后的貿易問題,是根本無法成功的。這種結果除了對世界經濟造成傷害,沒有其他的正面溢出效應。

          瀏覽次數:286
          彩51官网 鄂尔多斯 | 黔南 | 永新 | 长治 | 东台 | 吴忠 | 聊城 | 白沙 | 孝感 | 汉中 | 包头 | 西藏拉萨 | 泗洪 | 南京 | 庆阳 | 台山 | 东方 | 辽宁沈阳 | 咸宁 | 白城 | 郴州 | 兴安盟 | 平凉 | 郴州 | 邳州 | 西藏拉萨 | 商洛 | 博尔塔拉 | 和田 | 天门 | 阿拉善盟 | 长垣 | 商丘 | 醴陵 | 桐乡 | 海安 | 丹阳 | 日喀则 | 龙口 | 芜湖 | 自贡 | 曲靖 | 吐鲁番 | 海西 | 诸暨 | 泰安 | 乐平 | 黄冈 | 鄂州 | 永新 | 蓬莱 | 永新 | 石嘴山 | 长治 | 吴忠 | 河北石家庄 | 怒江 | 临汾 | 禹州 | 鄂州 | 十堰 | 商洛 | 澄迈 | 锡林郭勒 | 黄南 | 抚州 | 大连 | 日喀则 | 德州 | 公主岭 | 常德 | 眉山 | 博罗 | 泗阳 | 屯昌 | 信阳 | 霍邱 | 德州 | 瑞安 | 海宁 | 鹰潭 | 贵港 | 怀化 | 平凉 | 深圳 | 吉林 | 和田 | 珠海 | 桓台 | 德清 | 白沙 | 邳州 | 山西太原 | 遵义 | 燕郊 | 香港香港 | 伊犁 | 邢台 | 福建福州 | 绵阳 | 荆门 | 兴安盟 | 宜昌 | 辽阳 | 海宁 | 宝鸡 | 包头 | 荆门 | 东营 | 盐城 | 屯昌 | 常德 | 南阳 |